推荐栏目

加入学会

盘点各地公车改革招数
河南公车拍卖沦为卖废铁
为进一步深化公车治理成果,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近日,中牟县由县纪委牵头、县国资局承办,采取“三公开”措施,公开拍卖了43辆超编公车,实现国资增值53.2%。
治理公车,对超编公车进行公开拍卖,减轻政府支出负担,回收国有资产固定资金这是一件好事,在这件事上,我们对河南中牟县的作法表示赞扬,说明这县在公车治理方面真是下了大力气,为政府节俭开支,为树立政府良好形象给我们其它地区政府部门作出了表率。虽说中牟县在这方面做得不错,但仍有许多问题,值得我们广大百姓关注,那就是公开拍卖43辆超编的公车,成交总金额39.11万元,每一辆车均价不到一万元,这实现国资增值53.2%这个数据是如何计算的?还有就是,这样便宜的车,还能卖出去,我们对于车的质量表示怀疑了,这些所谓的超编车是不是全都是报废车呢?如果不是报废车,如何会将车卖得如此低廉呢?在农村一辆二手的三轮农用车还卖好几千元呢,这政府部门的公车一般都不是普通车,即使是普通车,也不会便宜到比农用二手三轮车还不值钱的程度吧?如果不是报废车,43辆车的买家又是谁呢?谁又再公车竞拍过程中揩了公家的油呢?这不得不让我们问一下了。如果是报废车,流通到社会上去,会不会造成更多的安全隐患呢?
温州公车改革拍卖遭质问
日前,温州推动公车改革,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拍卖公车实行货币补贴。然而,其中“正县级干部年车补可达3.36万元”的补贴规定,被媒体笑成为“高价补贴”,且部分公车的2000元评估价、以及5000元的拍卖价格,也将本轮温州公车改革推上了风口浪尖。
对此,有网友表示,如此的温州公车改革,实际不是改革,是换了一种方式维护官僚阶级的既得利益。原有利益不受损,还得在增加既得利益。现行市场上,哪里还有不过万元的车辆,此番改革或仅是作秀行为!
也有人表示,温州公车改革的出发点是好的,媒体和公众不妨多一点宽容。零容忍会阻碍改革的脚步,揪着改革的小辫子不放对于改革并无益处。一口吃不成胖子,转换个角度看待问题,才有助于公车改革逐步推行。如果温州车改实施能够让三公经费缩减,那么我们就应该先支持政策的执行,才有助于最终实现透明化。
车辆拍卖价高于评估价
本轮改革中,拍卖的车辆,共计420辆涉改车辆的拍卖价格,均高于评估公司的市场评估价。对于涉改车辆拍卖价格过低质疑,该负责人称,涉改车辆拍卖环节始终公开透明、阳光操作,不存在涉改车辆拍卖价过低的问题。
而第一次涉改车辆拍卖中有辆小车拍出5000元的低价,有媒体质疑涉嫌暗箱操作。该负责人回应,称车改并未变相增加官员福利。而拍卖的车辆,经查,系1997年购置的面包车,已具备报废条件,评估价仅为2000元,拍卖后反而增值3000元。
甘肃无牌公车带头违法
近日,有网友在百度贴吧掀起了一场名为“全民随手拍庆阳无牌照执法车”的活动。庆阳市位于甘肃省,这名网友先后上传了多张图片,其中被曝光的不上牌公务车辆,包括劳动保障监察车、警车、城管巡查车、司法部门车辆等。

执法车辆被指带头违法

在百度“庆阳吧”上贴出这组图片的是网友“甘肃土豆洋芋”。其中一张图显示,一辆银白色的“长安之星”面包车停在路边,前后的车牌位置均写着“普法宣传车”五字,车身没有其他明显标识。在庆阳市百度贴吧内,网友“甘肃土豆洋芋”共发了4个帖子,内容均是无牌车辆,共18张图,涉及到无牌车辆16辆,其中执法用车8辆。早在6月15日,“甘肃土豆洋芋”就开始在贴吧内上传抓拍的无牌执法车图片,其将自己的这次活动命名为“【 庆阳全民抓拍】庆阳市区的那些无牌车”。

记者检索发现,“甘肃土豆洋芋”所公布的这些车辆包括劳动保障监察车、警车、城管巡查车、司法部门车辆等。它们来自不同部门,却有一个共同点:车辆均无牌照,本应放置车牌的地方或是空白,或是被贴上“城管巡查”、“劳动监察”等字。对于这些无牌车,“甘肃土豆洋芋”一般会在下面附加拍摄说明。其中,在一辆警车下,其评论道,“公安车无车牌行驶在路上,是位戴墨镜的交警开着呢。随地掉头。”对于劳动保障监察车无牌,他表示,“马路杀手还是学城管?”这些图片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质疑。

有当地网友对情况进行了证实,称“市内这样的车太多了,城管的、公安的、司法的”。网友“非常庆阳”称这种事情“见怪不怪”,如果上牌就要办车辆一切手续,“领导是为了省钱”。

警方否认有公车违规上路
昨日,南都记者致电涉事车辆所属的各部门。庆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名值班人员称,车牌的申请与发放“跟交警那边没关系”,局里统一给了牌照,写着“劳动监察”。“不是没车牌,车是局里统一配发下来的,作劳动生产检查用,车上写着‘劳动保障监察’几个字。”这名值班人员称,他也不清楚牌照具体是怎么弄下来的。其称,人社局的车辆“平常到各企业作日常巡查和检查时用”,有时也会在一些宣传场合用。

庆阳市普法编辑部一名值班人员则称,他们的公车在进行普法宣传时会在车前挂个标志牌,但一般不会遮挡车牌。据悉,普法编辑部是当地新申请成立的一个负责普法材料制作与宣传的部门。

不过,该值班人员承认,有时如果普法宣传车辆“只是到街道转几圈,向交警申请后可以不上牌。”他说,“但也是短时间,大概一小时,上路的话是肯定要车牌的”。昨日,南都记者还致电庆阳市公安局总值班室,对方否认存在警车或其他公车无牌上路一事。对于近日有无查处违规公车,其称“不清楚”。
美国公车接受卫星定位
美国的公车管理主要依据的是《美国联邦管理条例》第41篇第102章第5节“住家到工作地点的交通”和第34节“机动车辆管理”。这两节法规加起来近百页,严格限制使用公车上下班,对公务用车和车辆购置标准等做出原则规定,是各个联邦政府机构制定自己的公车使用规定的基础。
条例规定,总统、副总统和各部首长可以使用公车上下班。至于副部级以下的官员,只要不符合这些规定,都是开自己的车上下班。经单位负责人书面批准,可以驾驶公车往返于单位和公交站点之间,前提是该线路没有安全可靠的公交工具或政府通勤车,还必须搭载其他联邦官员,做到经济节约;禁止用汽车服务卡购买私人物品,严禁公车私用,不得搭载亲朋好友,严禁捎带搭“顺风车”的行人。
为了控制联邦政府车辆规模,提高使用效率和效益,总务署建立了公车管理绩效评价模型。借助这个模型,联邦机构可以完成对车辆购置、使用、监督状况的客观描述与统计分析,对照完成职责任务的需要形成评价意见,从而制定科学的公车管理计划,使其保有能够完成公务的最佳数量和所需类型的车辆,并提出具体改进措施,
2010年12月,美国密歇根州国会议员约翰·科尼尔斯因把属于国会办公室的公务车借给儿子用,而不得不向美国财政部偿还5682美元。2011年,华盛顿市议会议长布朗因为使用公家的高档林肯越野车代步,被媒体曝光后成为首都一大新闻,高档越野车遭停用。
港府限车只限公车
香港人口密集,道路狭窄,但港府至今没有对私家车上牌进行过任何限制。近十年来,香港增加了8.2万辆汽车,基本是私家车。政府对于公务车有严格的限制,10年间公务车减少了812辆。香港公共交通极其完善,市民习惯乘公交出行,港府也鼓励公务员多乘公共交通。
对于同一个问题,是不是只能有一种解法,答案其实是否定的。同样是大城市,面对类似的交通困局,都有限制机动车的需求,内地的北京、上海,以及最近的广州都不约而同的祭出了针对私家车的“限牌令”,相比内地大城市的英雄所见略同,香港非但没有对私家车上牌作出任何限制,而是首先选择拿公务车“开刀”,并辅之以公共交通的完善。

在如何限制机动车这件事儿上,不管公务车还是私家车,既然都是机动车,都会占据道路资源,也都可能导致拥堵,那么,不管是拿谁开刀,只要最终机动车总量得到了限制,看似不同的对策,最终完全可能殊途同归。从这个意义上说,非要在内地大城市的“限牌令”与香港“限公车”之间分出个高下优劣,甚至非要让内地大城市去全盘照搬香港的做法,的确也有邯郸学步、思维定势之嫌。
浏览量:2050
发布于:2012-7-16 10:54:25
友情链接: 中国国家地理 | 地理科普 | 地理频道 | 中国地理学会 | 中国数字科技馆 | 中国科普资源共享网 | 中国地理信息系统协会 | 中国地理信息网 | 中国地理
本站点由成都山地所科普与学会处管理、综合办公室网络管理部维护 登录管理 [备案号:蜀ICP备05003828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协会电话:028-85238651